云服务器价格

「本文来源:半岛都市报」

半岛全媒体记者吕华

中国互联网或将结束“群雄割据”的现象,迎来一次前所未有的“武林结盟”。

此前,不断有消息称,阿里有意将和腾讯开放彼此生态,但一段时间内腾讯对此消息却避而不谈。

近日,在腾讯、阿里两家公司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,外界终于明确听到了两家高层对“腾讯阿里互通”一事的态度。

阿里CEO张勇表述直接:“互联网顾名思义就应该互联”、”相信互联互通具备积极意义”、“我们愿意和其他互联网平台一起共同面向未来,相向而行”。

而腾讯总裁刘炽平的发言则相对谨慎:“平台之间的互动会产生很复杂的问题”、“不是我们需要关注的头等大事”、“我们希望能以非常谨慎的方式来解决这些问题”。

双方高层态度差异微妙,“结盟”最大的受益者也就可想而知。而如果仔细分析下来,对于互联网行业的其它从业者,尤其是中小商家与中小企业来说,这不仅不是“喜事”,甚至是“噩耗”。

阿里热情高涨,只因深陷流量焦虑?

“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。”老死不相往来的两家巨头突然握手言和,各自从中获得的利益早已不言而喻。

先来看阿里。随着国内电商版图的逐渐扩大,如今的阿里在电商领域依然能称之为“第一”,但早已不再是那个“唯一”:内容板块有抖音、快手,下沉领域有拼多多,品质电商有京东,长尾市场有微盟、有赞……从某种意义上讲,细分赛道上的后起之秀们已对阿里形成包围之势。

是的,“流量焦虑”是阿里急需解决的最大问题。

“现在在淘宝APP里搜索你需要的产品,基本上前五页全是天猫店铺,因为”淘系“的流量越做越小之后,阿里只能将有限的流量分给天猫店铺。”吉安螃蟹王国创始人曾珣用“流量枯竭”去形容如今的“淘系”,他解释道,跟普通的淘宝店铺相比,天猫商家的订单会被平台扣取一定的服务费,也因此,阿里向来更偏爱天猫,但曾珣随即表示,这种做法无异于“涸泽而渔”。

前几日,阿里巴巴发布了2021年度业绩中报,从逐渐放缓的用户增速中也能一窥阿里流量增长的“疲态”。

截至6月底的电商旺季,阿里国内零售平台年度活跃用户数达到了8.28亿,同比增长12%。相比于上季度末新增用户1700万,这与春季假期疯狂获客3200万相比,阿里在国内电商板块的获客进度又放缓了。用户表现同样放缓的还有淘系APP月活,单季净增1400万(上季度净增2300万),同比下降39.1%,增量实属一般。

这样看来,也就不难理解阿里高层为什么会对“互通”有如此高的热情了。

腾讯矜持淡定,微信支付不靠阿里支持?

既然是合作,那就得拿出诚意。至于阿里的诚意够不够,还要看“互通”之后在“淘系”开通的微信支付功能对腾讯来说意味着多少。

在腾讯的财报中,支付业务被归为“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”,其中“金融科技”即和支付相关的业务,而“企业服务”主要是指云服务。从2019年腾讯披露的财报中就可以看出,“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”的全年总收入为1014亿元,其中云服务收入仅占190亿元,剩下的824亿全部为和支付相关的“金融科技”,占比高达81.3%。

由此可以看出,支付业务是腾讯一块很大、很重要的商业版图。

德邦证券曾对腾讯金融科技做过一次深度解析,解析发现,来自商业支付的收入约占腾讯“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”模块总收入的69%,而贷款、理财等其他衍生业务占比则仅为11%。

而反观支付宝的收入构成则是截然相反的情况,2020年支付宝的商业支付收入占比为35.9%,而贷款、理财等其他衍生业务占比则高达63.4%。

简单点来讲,在支付方面,支付宝占优势的,恰好是腾讯所缺少的。

更深层次分析,多年以来,阿里独坐国内电商鳌头,已经手握大量核心多维度线上交易数据,而腾讯在电商方面的发力却频频尴尬收场,尽管近几年在京东、拼多多、美团等经济消费当中,由于使用微信支付,腾讯能获得一些支付数据,但这样的支付数据本身纬度却很单一。

对此,相关专家表示,腾讯由于线上交易数据量与阿里相比较小,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腾讯的征信能力,而薄弱的征信能力又使得腾讯在贷款、理财及衍生服务等方面与阿里拉开差距。

从这个角度讲,“互通”后在“淘系”开放的微信支付功能确是有益于腾讯的。

不过话又说回来,这些年腾讯致力于的电商领域也并非一无所获。随着近几年腾讯生态内电商的稳步发展,微信支付在线上支付的份额也在逐步攀升,与支付宝相比,差距虽有,但却在逐渐缩小。

也就是说,微信支付赶超支付宝只是时间问题。“你给我的,我靠自己照样也能获得”而这也恰好可以解释为什么腾讯方对于“互通”一事一直如此矜持淡定。

左右为难,腾讯担心微信电商生态被冲垮?

除了对微信支付发展前景的自信之外,腾讯也并未放弃自身电商计划,正大力发展微信端内的电商版图。

近日有媒体报道,腾讯旗下入口小程序“腾讯惠聚”正式上线“名品”栏目。据介绍,该栏目覆盖产品及活动资讯、互动体验等“名品”官方内容,并直达品牌官网小程序。目前,该栏目已在华南、华北、东北等地区上线,路易威登成为全球首个接入“名品”的奢侈品牌。

此前,据阿拉丁小程序统计平台和阿拉丁指数测算,截至2021年6月,全网小程序数量已经超过700万。其中微信小程序DAU已经超过4.1亿,MAU超过9亿,较2020年分别增长2.5%和8.4%。生活服务、旅游、网络购物、视频类小程序使用次数同比增长明显。同时,据阿拉丁研究院测算,未来三年,小程序和视频号双螺旋战略将促进微信电商GMV飞速提升,整体有望突破10万亿。

与此同时,8月27日腾讯控股旗下微信公众号推出“我的商店”新功能,公众号运营者添加该功能后,可在文章中插入商品卡片,未开通商店则可免费开店,方便引导粉丝购买下单。根据官方介绍,将商店和公众号关联后支持在编辑器添加关联商店中的商品,满足带货需求,公众号运营者发表文章后,用户将可访问文章中所添加的商品。而没有开通商店公众号则可选择开设微店、有赞小商店、微信小商店、小鹅通、微盟小商店等。

一边是加速开发小程序电商,另一方面是打通微信公号的电商功能,腾讯对自身的电商事业依然抱有很大期待。

“此次生态互通两家高层的态度有着明显的不同,这是两家深层次考量维度不同的结果。”在微信经营某护肤品牌的王明告诉记者,一旦两家生态打通,其实阿里获益要比腾讯多。王明以微信开放为例称,阿里对流量的焦虑高于腾讯对支付份额的焦虑,如果开放,阿里肯定是希望能引流到其自身的体系当中,这不仅是微信担心的,也是他们这些微信电商玩家所担心的。

“这个开放阿里喊得高,因为对他们全都是好处,但对微信包括我们可以说很大的冲击,所以说微信比较谨慎。”在微信经营某品牌服装店的老板刘欣表示,现在腾讯肯定也是左右为难,如果开放需要承受很大冲击,如果不开放则有可能被说外界解读为拒绝“反垄断”。

失去最后一块净土,中小商家路在何方?

对于消费者而言,两家“互通”意味着不必再在腾讯与阿里的生态下被迫“二选一”,自然是便民利民的好事。但对于微信的广大中小商家而言,却未必是个好消息。

众所周知,腾讯与阿里有着不同的电商生态,微信更偏向于去中心化的电商平台,主打私域流量。今年以来,微信为了吸引更多商家入驻,开放外部跳转,甚至还免去了商家的支付费率。很多中小商家也通过微信小程序、微店等实现了低门槛、安静做生意的梦想。靠着微信的私域属性,他们已经能够建立起较为稳固的客户群体,打造交易闭环。

而阿里的生态却与之相反,平台以收取订单佣金为盈利形式,公域流量构成的营商环境更偏中心化,加之屡禁不止的安全问题、监管问题……可想而知,一旦生态互通,大批量涌入微信的淘宝客将打破微信苦心经营的“岁月静好”,“最后一片净土”也不复存在。

“互通之后造成的影响有很多,现在比较直观的是,担心淘宝进来之后佣金会不会上涨的问题。”上述商家王明表示,微信的生态与传统电商平台不同,不会对商家收取佣金,因此获客成本更小。如果开放生态,后续规则是按照微信还是遵循淘宝仍未可知。

其次,刘欣也表示,大量淘宝客进入之后产生的分流效应也是不容忽视的隐患,“我们都是中小商家,无论是规模还是体量,都是与淘宝商家不能比的,他们拥有着供应链方面的优势,很难说会不会挤压我们中小商家的生存空间。”

长期以来,互联网巨头之间筑起的“高墙”,给身在其中的中小商家打造了一个发育和成长的“安全岛”,已经形成了一种微妙的生态平衡,现在贸然打破这座高墙,外来力量一哄而入,带来的必然是生态平衡的紊乱。

“鹬蚌相争,是否让我们渔翁得利,还是城门失火,殃及大家的池鱼?”王明给出了妙评。

移动互联网成长近十年,各家之间竖起了高高的围墙,如今要在这围墙之间打出一条通道,固然符合舆论正确,但也不可操之过急,因为这不仅涉及巨头之间的利益,还关乎大批量中小商家的生存。

正如广大中小商家所言,真正的互通不该只是大厂大平台的强强互通,更应该是大平台对小商家的互通,因为互联网从来不是少数人的特权,开放也应该在更大的体系内进行。

本文:阿里和腾讯,如何实现互联互通,来源:人民资讯。

©2021 云服务器价格 yfwqjg.com 联系我们